黑絲,勒緊你的雙眼。

香港援交少女特寫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2-05-15 08:40:53

[導讀]3年前一起命案,讓香港陷入援交的恐慌中。是加重刑罰還是保障自由,在「阻嚇」同時如何保護年輕人,NGO如何介入並成功干預,香港的經驗及教訓,或可為內地提供鏡鑒。本文來源:南方報業網

傳說中的援助交際已滲入中國內地,但無論政府、學校還是社會,對如何幹預和矯治,均無準備。

3年前一起命案,讓香港陷入援交的恐慌中。是加重刑罰還是保障自由,在「阻嚇」同時如何保護年輕人,NGO如何介入並成功干預,香港的經驗及教訓,或可為內地提供鏡鑒。

在MSN上談好價錢和服務以後,Pet和「客人」約在一個咖啡廳見面。Pet幹這行一年多,算老手了。她很放得開,兩個人有說有笑。

客人忽然問她:你MSN上說多少錢?我不記得了。

她沒在意,把價格重複了一遍。

跟著,好幾個警察衝出來,團團圍住了Pet。

Pet被「放蛇」了。這是2008年9月的香港。Pet成為警方第一波「搜鯨行動」裡被送上法庭的援交少女之一。當時香港正處於對一起援交少女命案的集體恐慌中。

據香港警方向南方週末提供的數據,截至2011年夏,針對援交,警方共開展3次「搜鯨行動」及1次「鉛芯行動」,拘捕共69人。

社會各機構幾乎都行動起來,嘗試開出自己的藥方,但援交如病毒一般蔓延。

港式「嚴打」

在加重刑罰和保障自由之間衡量,香港沒有選擇前者。

死者王嘉梅,16歲,輟學在家。生前她網名「KIMI」,活躍在香港援助交際網站裡,亮出自己的性感照片,明碼實價提供性服務。在2008年4月底一次外出接客途中,她被殺害並碎屍。毀滅證據時,兇手曾將部分人骨混入菜市。

普通市民的擔憂來自食品安全和「碎屍」,而這起連大法官都稱「令人嘔心及恐怖」的案件,讓政府開始頭疼:「援交」,「洪水猛獸」般出現了。

援助交際上世紀90年代於東京濫觴,此後從日本到韓國到台灣,一路襲向香港。日本記者黑紹克史曾用「女中學生放學後的危險遊戲」,來形容這種雙向互動的色情交易。

那年夏天,倍感社會壓力的香港警方迅速成立小組,開始網上搜集證據,進而以「放蛇」的手段開展「搜鯨行動」及「鉛芯行動」,截至今夏拘捕69人。

警察間歇性的嚴打,未能煞住援交。計時工作的市價,超市22元一小時,快餐店25元一小時,而援交的價位,基本上可抵達1000元港幣。警方的放蛇行動,成為援交這門高收益行業必然存在的高風險。

2008年10月,又一起關於援交的新聞挑戰了立法會的底線:一名初中女生以幫男友還債為由,在網上發帖「處女拍賣、底價3000元」,該帖引得上百人參與競價,最後以2.1萬港幣「成交」。為此,議員李慧瓊在立法會質問保安局:警方打擊該類賣淫活動是否奏效?

此前,「援交」問題從未在執法層面出現過,讓警方很是棘手:一方面,是社會(尤其家長和學校)對於遏制援交的殷切期待,另一方面,按照香港現行法例,若非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,或者唆使他人進行性交易,「援交」並不構成犯罪。

目前在香港,對於被抓捕的援交少女,適用的是香港法例第200章147條,「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」的刑事罪行,最高罰款1萬元及監禁6個月。

觀察人士認為這更像是「阻嚇性打擊」,因為在實際判例中,並無一人因此入監。何況,被捕獲的概率並不高——雖然無論警方、社會福利署方面都不掌握在港援交少女數量,早在2009年,便有社工估算,這個數字不會低於2000人。

媒體曾報道港府將研究立法管制援交,終未見下文。香港大律師陸偉雄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倘若政府考慮立法管制的援交活動,包括不涉及不道德行為的金錢交易活動,就必須作出足夠的咨詢及公眾討論。「例如給500元,只是陪這個男子行街、看戲、吃飯都要管的……此舉牽涉到管制一般的正常社交,就必須深入研究」,否則法例可能會過於嚴苛。

儘管警方一再強調,是為了「保護青少年」,被送上法庭的Pet仍然覺得這樣的行為太不人性化,她認為:援交是我自願選擇的,他們並不是在乎我,而是在乎社會風氣,否則,為什麼留「案底」,讓自己畢業很難找工作?

NGO的安全「搭訕」

「像是站在懸崖邊想跌又未跌下來」,少女們並不情願接受援助,但是遭遇危險時,NGO接住了她們。

旺角彌敦道一間公寓裡,林寶儀坐在電腦前,打開一個成人交友網站,登錄。滿屏的警方呼籲:勿為金錢,出賣肉體,上網援交,前途盡毀。後果一併附上:根據香港法例,任何男子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;或任何人唆使他人做不道德行為,即干犯嚴重罪行。這樣的呼籲曾被質疑為「網上紙板警察」,成效不大。

作為性工作者NGO「青躍」項目成員,林寶儀的工作是,加MSN,和各位援交少女「搭訕」,向她們解說機構的服務:免費提供身體檢查,不鼓勵去客人家,注意保護自己,一定要採取安全措施。「青躍」希望建立和CC(即私鐘妹,香港援交女孩的自稱)的對話,瞭解她們真正的需要。

添加疑似援交對像後,林寶儀會先表明自己的義工身份。倘若一上去就劈頭蓋臉說理,沒人會回應。「一般跟100個人說話,有五六個理你,已經很不錯了」。同樣困擾NGO和警方的是,中介越來越多,很難判斷發布信息者是援交女孩本人,還是她們的男中介。不少援交網站開始更名為「出租女朋友」。

接下來的日子裡,林寶儀會定期向有所回應的CC發佈溫馨提示,比如「最近荃灣出現了一個姓祝的變態佬」,或者定期發佈一些活動,希望CC來參加。最近一課是11月23日晚上的理財課程,有時一個赤裸裸的標題更容易吸引CC:教你如何找更多錢。

這樣的進展通常異常緩慢,CC們更習慣用網絡保護自己,不願浮出水面。除非發生像Fish一樣的意外。

2009年的一個深夜,林寶儀的同事接到了Fish的電話。Fish哭著說,她想死。

Fish很少對客人起疑心。但當她認識第三名客人後,麻煩來了。由於這位客人早前欠款兩次,Fish說什麼再不願接待他。他把恐嚇電話打到了Fish家裡:如果不出來,我會告訴你家人說你是做什麼的,會把偷拍的裸照寄到你的學校。

客人的勒索和恐嚇讓Fish變得精神緊張。她不敢告訴家人,更不敢報案——她怕在警方留了「援交」的案底,永世不得超生。

在NGO的陪同下,再三猶豫的Fish去警察局報了案。

明愛社工王佩玲概括CC們的失落是:自我封閉,工作創傷(如偷拍、性暴力、性病、意外懷孕、心靈創傷)、失去自我健康的價值觀和人際關係、缺乏成長和進步的機會。

「像是站在懸崖邊想跌又未跌下來,危危乎似的。」一位援交少女說。有人會因此選擇瘋狂購物甚至吸毒來平復這種創傷。

這些掙扎都可能成為中止「援交」的動力。一部分人會像Fish,遭遇不測後,急遽完成人生的蛻變——抵達了一個相對長久的「金盆洗手」期。

而更多人是在險惡的江湖中總結了經驗教訓的2.0版:不要隨便上門,記得開一個新的MSN、換電話,不要給對方銀行賬號以免透露姓名……

社會需被拯救?

外界都想「修正她們的價值觀」,但社會自身也需要進行道德重建。

Fish,19歲,在遭遇勒索後,急遽完成了人生的蛻變。她意識到家還是最溫暖的,一度逃學曠課,現在也重新返回學校念專科,只是當留意到身邊女同學經常出門,突然有了名貴物品,多了手機,說不出自己的上班地點的時候,Fish會下意識地想:她也在做這個。

有時她會現身說法,作為一名援交少女,參加NGO「紫籐」和學生間的訪談。氣氛往往不太友好。

就如何幹預援交少女分組討論時,有人在紙上寫:修正她的道德價值觀。

有人口氣很沖:你不覺得做雞很沒有尊嚴嗎?

每次學生拿著問卷一條一條生硬地問,她就像一個被剖開的標本,等待審判。問及別人怎麼看待她,她便聯想到一系列負面的形容詞:淫蕩,沒有道德觀念,搞得社會風氣好差!Fish也不知道究竟什麼才是道德,很多不愉快的事她都忘記了。她只記得,第一次上網發帖求援交那年她16歲,急需一筆錢,因為她領養回來的刺蝟生病了。

為了「給年輕人一個機會」,警方也會將行動中逮捕的一些年紀偏小的援交少年,不經社會服務令,直接轉至NGO。

「愛自己,活得起」計劃2009年成立,是香港最早進行援交少女救助的NGO。負責人謝紀良表示,兩年來,機構大約接觸70位青少年(其中男性占一成)。好消息是:已經有35位青少年停止援交。壞消息是:個案的情況十分複雜,反覆不定。

「幾年都沒有技能增值,很難獲得改變」,失去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感覺,失去可觀收入,沒有人陪伴經歷這個反反覆覆的艱難的過程——這些都是他們融入社會的障礙。

社工們接觸的援交少女參差百態:有人交不起天價學費,有人為給男友和家人還債,有人享受交易過程,也有富家女為了對抗父母的家長權威……

有時他們感到無力。擺在他們面前的,是香港社會一個時代的問題: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,香港貧富兩級分化嚴重,社會資源掌控在富人手中,中低收入家庭的人們看不到希望,陷入一種普遍的焦灼;另一方面,隨著樓市股市的發展,「搵快錢」的心態瀰漫,金錢、名牌、豪宅越來越成為衡量人生的單一指標。

謝紀良會用一個案例來說明香港人的自相矛盾:「看到梁洛施的喜訊你想著什麼?」有的家長們不允許援交,卻看好未婚生育收入頗豐的藝人梁洛施。謝認為這是現時香港人的價值觀,只要有金錢,做任何事都可以。

「除了處理個案本身的心理生理問題外,還要處理他們的家人、朋友、社會關係等問題,這才能治本。」謝紀良說。在香港,援助交際已進入了通識教育的培訓課程,針對學生和父母均有輔導項目和各類研討會。

整個社會忙著對「她們」進行道德重建的時候,Pet仍然在從事援交。她喜歡這行,警察的逮捕、法院的審判和社會福利署的感化,都沒能改變她。後來她認識了一個男朋友,他的父母知道她做這行以後,開始有點意見,可也沒有責怪她,對她很好。Pet說,世伯、伯母的關心,是唯一一個她不繼續幹下去的原因。

香港社會艱難干預援助交際時,更大範圍內,病毒在擴散。

2011年底,上海 警方破獲了一起援交案,涉案二十多人,學生身份。一些女孩家境並不差,只是缺零花錢。同學間彼此介紹,像滾雪球,做的人多了,圈子裡也便無所謂貴賤了。檢方稱之為「未成年女性參與賣淫和介紹賣淫的特大案件」,已提起公訴。

有不少媒體調查顯示,瀋陽、重慶、廣州等地,存在數量模糊的援交人群。通過百度,能檢索到論壇裡尋找「兼職」的「女大學生」,留著一個恭候大駕光臨的電子信箱或QQ號。微博裡,有不少包含「援交」、「囡囡」字眼的ID名,正破口譴責著不付錢的客人不得好死。


TAG:

黑絲姐

黑絲姐

性感,是由內而外的

我的欄目

日曆

« 2014-04-23  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   

數據統計

  • 訪問量: 122841
  • 日誌數: 28
  • 建立時間: 2011-12-15
  • 更新時間: 2014-01-28

RSS訂閱

Open Toolbar